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国乐大师方锦龙:十指无定音 颠倒宫徵羽

发布时间:2017-05-12 14:07
  提起方锦龙这个名字,可能有的市民并不熟悉,但提到五弦琵琶,不得不提到他。他,虽然贵为“琵琶天王”,却更喜欢做一只“音乐变色龙”。无论是弹拨乐器,还是弦乐器,亦或是管乐器、打击乐器,他都玩得轻松自如。如果身边没有现成的乐器,他能把腮帮子变成吹弹不破的乐器。不仅如此,方锦龙的身上有着太多光环,缔造了“芳华十八”时尚国乐团,常年奔波于海内外演出,已出访45个国家和地区;2016年,被授予孔子基金会礼乐大使;有媒体称其为“单人玩转300多种乐器”的“多琴(情)”乐者。而方锦龙正是土生土长的安庆人。
 
  “家乡父老、新老朋友,大家晚上好,这次特别不经意地做了这个聆享会,因为安徽省古琴学会的成立,才能够有机缘回乡献艺,和大家一起交流和切磋,我感到非常高兴。”5月2日晚上7时许,满头银发的方锦龙身着布衣布裤,通过多琴演六律的表演,拉开了国乐聆享会的序幕。在演出之前,方锦龙接受了晚报记者的采访。
 
  少年彰显天赋 爱乐成癖玩遍天下乐器
 
  离开安庆,已经在异乡生活了近四十年,每次回到安庆,方锦龙都有种重归故土的亲切感。
 
  记者了解到,1963年,方锦龙出生在我市的一个梨园世家,他的父亲是名黄梅戏乐师。因此他能比同龄的孩子更早地接触到更多的乐器。
 
  1978年,靠着天赋外加后天的努力,只有15岁的方锦龙,便已经掌握了十几种乐器的演奏,而且水平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不甘于此的方锦龙,怀揣梦想告别了故乡,只身一人带着琵琶北上,开始了背井离乡的学艺生涯。他报考了济南前卫文工团。在主考官面前,他饱含深情,一口气弹奏了10支曲子,由此顺利地成为一名文艺兵。
 
  方锦龙说,当初从一个小城市来到大城市,对于我来说,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18岁那年,有机会出访国外参加各类艺术节活动,那是人生质的飞跃,我开始接触到广阔的世界,也逐渐在琵琶界被更多人所熟知。接受记者采访时,方锦龙表示,“正是那十年,身边大师云集,也正是由于这些大师的点拨和栽培,才造就了今天的我。”
 
  可是方锦龙骨子里是一个不甘于现状的人,他的兴趣并不止于琵琶,一有机会就“不务正业”,学习各种乐器。
 
  1988年,方锦龙被调到广州歌舞团。有趣的是,歌舞团要他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是弹拨乐高手,而是他玩得一手好吉他绝活。
 
  如今,方锦龙能够演奏海内外的乐器已有三百余种。不仅爱把玩不同的乐器,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他就开始边玩边收藏各民族乐器,现在藏量堪比一个博物馆。不仅如此,他还会随身携带一些乐器,随时拿出来把玩。
 
  刻苦钻研近20年 续上遗失千年的弦
 
  值得一提的是,上个世纪90年代,方锦龙还通过努力重现了失传已久的五弦琵琶。
 
  方锦龙向记者介绍,“五弦琵琶盛行于隋唐,到宋代逐渐失传。上个世纪80年代时,我在日本奈良东大寺的正仓院中看到了目前世界上仅存的最早的五弦琵琶传世杰作——唐朝宫廷送给日本神武天皇的五弦琵琶精品,当时心中很不是滋味,更狠下决心要让这一在我们自己的国家已经失传很久的宝贝重现舞台。”
 
  对于这根遗失千年的弦,方锦龙始终绷紧了这根弦,坚定了信念,要承担起恢复五弦琵琶的责任。“古人就是比我们厉害,古代多一根弦,我们现代人反而少一根弦。”方锦龙打趣地说道,“将四弦改为五弦,看上去只是加了一根弦,实际操作起来却是不容易的。如果完全按照仅存的琴体来制作也可以,但是它只能作为合奏的乐器,我希望使五弦琵琶重现,并且成为一种完全适合独奏的乐器。”
 
  经过近20年的不断钻研,方锦龙终于恢复和发展了五弦琵琶,并将不同民族的乐器演奏技法,融入到五弦琵琶的演奏当中,探索出一种全新的技法。
 
  当天聆享会现场,方锦龙用恢复的五弦琵琶演奏了思乡曲《忆江南》,深情倾诉了身在异乡的游子对故土的赤子之心。最绝的是,他用一把五弦琵琶来模仿印度、阿拉伯等国的一些民族乐器,带观众用耳朵周游列国。不少市民啧啧称赞:“这些古今中外、千奇百怪的乐器简直让他‘玩’活了!”不仅如此,方锦龙还邀请本土古琴老师和二胡大师现场进行即兴融合,精彩的演出赢得了满堂彩。
 
  崇尚国学大道至简 未忘家乡
 
  方锦龙觉得音乐融合很重要。方锦龙说,音乐不能量化,每个乐器都承载一段历史,讲述一段故事。音乐应该是触类旁通的,而且是包罗万象的,不包容就无法玩这么多民族乐器。
 
  方锦龙和记者分享了他经历的一件难忘的事——
 
  “多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和圈内两个好友前往灾区,慰问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亲自为他们下厨做顿饭。刚炒好一盘牛肉,一个满手脏兮兮的小男孩飞快抓了一块牛肉,我以为他饿急了。让我诧异的是,小孩没有吃,而是转身把牛肉塞进母亲的嘴里。当时我眼泪就流下来了。那样的情况下,孩子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母亲,而不是自己,这一下子拨动了我的心弦。”方锦龙说,“后来我一直告诫自己,艺术高于生活,但源于生活,所以艺术要向上,艺术家要向下,要多接地气,才能有最真切的感悟。其实我曾在国内外的街头向各种艺人学习。很多在街头演奏的都是大师级的人物,他们就是要找到那种氛围,不在意面子。一个优秀的艺术家要有个好心态,别人不把我们当回事,我们自己一定要把自己当回事;当别人把我们当回事,我们千万不要把自己当回事。”
 
  方锦龙每年有一百多场演出,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对于“如何处理生活和艺术的关系”,方锦龙颇有心得:“因人而异,我的性格较独立,喜欢亲力亲为,从中得到乐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不只会弹奏。我的烹饪手艺不错,也喜欢研究。”
 
  记者了解到,方锦龙曾经发明一道菜,还得到中国第一食神蔡澜先生的好评和推荐。不过他说,“这些年吃过各地美食,还是最爱家乡小吃,无论走到哪里,从不会忘记自己从哪里来。这些年,我一直关注着家乡的发展。我把有家乡元素的音乐带到世界各地,让更多人领略国乐的魅力。我觉得家乡这些年变化很大,希望能有更多机会回到家乡。”
 
  对于家乡,方锦龙还表示,从古至今,家乡人才辈出,一直敢为人先,所以还是要多挖掘安庆传统的特色文化和现有的优势文化来做;不能把传统文化、老祖先留下的文化精髓弃之不顾,要发扬光大;要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
 
  方锦龙说:“不能因为身体走得太快,灵魂没有跟上。就如我们生活的城市,若只是拼命地发展,不管环境与人的和谐,是不行的。”方锦龙希望,音乐能发挥明礼教化的作用,带来更多的正能量,也希望以音乐为媒,促进世界和平,让人们放下武器,拿起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