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与手工民族乐器对话的人

发布时间:2017-04-18 13:57
  嫩叶给塔里木盆地西缘的古老绿洲带来春意,清脆的热瓦普(弹拨乐器)弦声绕着白杨树干从黄土地“爬”向云端。
 
  树下的院落里,65岁的热合曼·阿卜都拉盘坐在尺余长的桑木块间,五指游走摩挲的细碎声响,就像是粗糙手掌与斑驳琴身间的喃喃细语。手中的热瓦普是父亲年轻时候的作品,是热合曼·阿卜都拉不久前用自己制作的新琴从乡亲手中换回来。
 
  和村里的许多家庭一样,民族乐器制作是热合曼·阿卜都拉一家赖以谋生的手艺。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的他已是家中第七代传人。在新疆喀什地区疏附县托万克吾库萨克村,手工制作民族乐器已有150余年历史,50余种各色乐器几乎涵盖维吾尔族传统乐器的全部种类。
 
  从7岁起,热合曼·阿卜都拉便跟着爷爷穿梭于喀什周边的村落间,寻找上乘的桑木原料。木质坚实、纹理细密的桑木在水中浸泡数月,待涩味尽除后阴干便可作为乐器的原材料。“这样处理的木头不会开裂,而且声音厚、润,不会扎了人们的耳朵。”热合曼·阿卜都拉说。
 
  备好的木料在翻飞的凿锯间变成热瓦普的“肚子”“脖子”“耳朵”等零部件,几经打磨组装成型后,雕出宽窄、深浅、长短不一的凹槽,再将预裁好的牛角、牛骨嵌入其中,形成黑白交错的传统花纹。
 
  尺方寸圆间的敲打雕磨,“精确”皆被热合曼·阿卜都拉握于十指之间,木料尚未成型,耳畔已有或沉闷或清亮的乐器奏鸣。“喜欢做乐器的人才能给木头注入感情,乐器的声音才能动人。”热合曼·阿卜都拉说。
 
  记者注意到,经年累月的镶嵌工序使他的手指异于常人,指尖的厚茧几乎要包住裂开的指甲,钻进指甲缝隙间的黑色已无法洗净。
 
  热合曼·阿卜都拉告诉记者,热爱制作乐器的小儿子马木提江隐隐有些自己年轻时的影子。
 
  6岁时便哭喊着要学“刻花”(乐器制作的一道工序)的马木提江如今年近三十。尽管在父亲严苛的标准中,他的手艺尚需岁月琢磨,但他仍是父亲身边最好的学徒,除专业演奏者定制的乐器需与父亲合作外,其余订单皆可独立完成。
 
  需月余才能完成的专业定制乐器售价在六千元至一万元不等,供百姓娱乐、游客留念的乐器则因材质、装饰、大小不同在数十元至数百元不等。“乐器终归是属于普通百姓的。”热合曼·阿卜都拉说。
 
  随着东来西往的商旅渐繁,昔日音箱上蒙着的驴臀皮,已被轻薄蟒皮替代,音色愈加清亮的热瓦普声渐传渐远。粗通汉语的马木提江成了家族作坊里的“翻译官”,不少慕名而来的中外游客带走乐器的同时,也将喀什独有的民俗带了出去。
 
  “我打算和朋友合伙开个网店,用微信把销路打出去。”马木提江说,“我也要和父亲一样,走到村里年轻人的前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