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东南亚编锣乐队源于中国西南铜鼓

发布时间:2017-04-14 11:48
  旧时从中国大陆南端出发,船只最先涉足东南亚地区,也就是我们时常从历史、文学、地理书籍里看到旧称的“南洋”。这一片区域是连接世界各国的海上交通要道,也是中国向外探寻的必经之路。这一区域根据地理环境的大致差异可分为半岛国家与海岛国家两种形态,前者有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泰国等,而后者则囊括印度尼西亚、东帝汶、马来西亚、新加坡、文莱、菲律宾等国家。东南亚人口的迁徙持续了数千年,来自中国西北、西南和东南部的诸多民族纷纷下南洋定居,因而当我们听闻东南亚从音乐的范畴来说属于“锣群文化圈”(即铜锣、铜鼓等金属打击乐器),这里林林总总、色彩纷呈的编锣乐器群源于中国西南部久负盛名的乐器铜鼓,也丝毫无需惊讶。
 
  东南亚“锣群文化圈”
 
  一般来说,东南亚音乐可归属于一个整体性的区域,所以存在共通性。笼统地来说,这一地区的音乐都能以其流行范围划分成古典音乐、民间音乐和大众音乐。古典音乐常被视为高等文化的音乐类型,它通常与宫廷、贵族的阶层与文化相联系,因此其代表的乐队形式更为成熟而精致,演奏技艺更为复杂,传承体系更为严谨,例如泰国、柬埔寨等国的古典乐队。民间音乐来源于百姓阶层,有着强烈的社会功用,经常与仪式、节庆和日常活动有关,从事表演的人员多为业余或半职业身份,乐器的制作和演奏技巧也相对简易,流传起来也相对容易一些,例如半岛国家北部普遍流行的芦笙乐。大众音乐,在名称上可能不尽如字面其意,其实更准确地说,主要指城市居民阶层所享用的音乐类型。而这种音乐类型因受到传统音乐因素和西方音乐的共同影响,常常表现出一种混合型风格,例如印度尼西亚融合了欧洲音乐元素的克隆钟歌曲,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也曾听过甚至会唱一两首克隆钟歌曲,如《星星索》《哎哟妈妈》《梭罗河》等等。
 
  在这一区域的乐器使用上,我们也会发现一些相似的喜好与习惯,如铜锣、象脚鼓、竹乐器、笛类和拉弦类乐器,但是它们在造型、工艺、音色、音律、乐队组合等诸多视觉、听觉的审美旨趣上各有侧重。例如,竹乐器的流行是由于东南亚竹子广为分布的生存环境使然,乐器形制五花八门:有竹拍板、竹笛、竹制摇响器(印度尼西亚安格隆)、竹排琴(越南尤甚)、竹制管风琴。更不用说菲律宾全部以竹乐器所构成的竹乐团,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北部的竹制加美兰乐队(大型的低音竹乐器甚至需要人站在乐器上来进行演奏),以及传播于整个地区的竹竿舞等等。当然,竹类乐器尽管普遍,其稳定性相比金属乐器却差了很多。我们之所以常用“锣群文化圈”来定义这一地区的音乐文化,是因为这些国家遍布着以固定音高的金属旋律性击奏乐器为主体的乐队合奏形式,这种注重合奏的特性也体现了东南亚农耕文化的集体性生活模式。早在9世纪印度尼西亚所建造的婆罗浮屠上便可见现代加美兰乐队的一些乐器图形,而柬埔寨的吴哥窟寺庙内也能看到五六个铜锣组合在一起的形象。
 
  此外,东南亚地区的音乐还包括载歌载舞的特征,有歌便有舞,有舞便有乐。这些乐舞功用繁多,既可以用于祭祀,也可以来自宫廷审美活动,既可以是模仿动物的生活休闲,还可以成为遍及印度尼西亚、柬埔寨、泰国、缅甸和老挝等国,以《罗摩衍那》这一著名印度史诗为题材的大型舞剧。
 
  各国艺术有不同追求
 
  另一方面,东南亚各国由于地理、文化、社会的差异演变出各自国家的不同艺术追求。在此仅列举大家在旅游的情景下可能接触到的音乐,它们可能会在寺庙中、在旅游餐厅、在商业唱片里、在专门的游客表演场所作为一种独特的异域风情,呈现到我们的面前,我们不妨对一些主要国家的主要代表性音乐种类做一些粗浅的了解。
 
  严格意义上来说,越南文化与中国大陆文化联系更为紧密,受汉文化影响深远。因而在如今越南的宫廷音乐雅乐中仍尚存中国明朝的宫廷音乐,其月琴、越南筝、二胡以及一些歌曲的表演技法都受到了中国音乐的影响。独弦琴也是一种富有越南色彩的乐器,我国的京族也使用这种乐器。演奏时,右手轻轻拨动琴弦,左手掌控琴杆的移动,在音高上做出细微的润饰,发出如同水一般妖娆而流动的音响。水上木偶戏也很容易在河内的城中找到演出的剧场,在舞台上的水池之上,木偶能打斗、插秧、捕鱼和谈情说爱及做一些高难度的动作表演,也是饶有一番兴趣。
 
  柬埔寨、泰国、老挝因历史上的民族牵连,因而在音乐上有相似的音乐体系,乐队的样貌也常有重合,如柬埔寨的Pin peat和Mohori乐队,老挝的Piphat和Maholi乐队,泰国的Pipat和Mahori乐队,从名称的拼写上我们便能看出乐队的同源。它们之间除了近似古典乐队和古典舞剧之外,也还有一些独特性鲜明的乐器。例如,鳄鱼琴是泰国独有的弹拨乐器,因为形似鳄鱼而得名,据说与印度的维纳琴同源,经缅甸流传而来,需要高超的技巧来进行演奏。桑珂弯琴是缅甸人最为珍视的乐器,也是其独有的民族乐器,被认为是“神仙之物”,所以演奏弯琴的艺术家也享有很高的社会地位,而家庭中如果拥有一件这样的乐器更会将其视为传家宝。围鼓和围锣也是构成缅甸赛旺传统乐队的典型乐器,顾名思义,它们都是由一系列同类乐器,从高到低排列围成一圈的大型乐器(演奏者在圈中坐着演奏)。
 
  加美兰乐队是印度尼西亚的典型音乐代表,词意最初为敲打的含义,因此我们不难推测这种音乐主要由敲打乐器得来。加美兰乐队以多件金属排琴与大小各式铜锣为演奏主体,伴以笛子苏林、拉弦乐器列巴布以及领奏双面鼓,大约有20种不同类型的乐器,每一种乐器又有大小不同的尺寸,所以音乐中体现的是各种层次的声部叠加,从而形成最终精确而繁复的复音叠层效果。有意思的是,因为这些乐器常被视为具有神秘色彩的精神寄托物,所以人们不能跨过乐器来侵犯神灵。而且每次正式演出之前,都会敬神以求美妙的乐音来娱人酬神。
 
  文明的交流有赖于人,海外文明的传入和华夏文明的输出都是众人积极交流的结果,我们在过去送去了丝绸、茶叶、瓷器、中医和印刷、早治和指南针等技术,我们也接收了异国他乡的香料、珠宝和药物等物品。然而艺术与这些摸得着看得见的物质不一样,它是无形而难以捉摸的精神遗产,也会逐渐得到本土的消解,最终融于自身文化的血脉之中。只有当我们掌握了些许相关的认识,我们才会真正解开异国文化中所隐含的奥秘与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