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访瑶族乐器“哪嘟呜”发明者曾尚理

发布时间:2017-04-13 14:19
  今年的“壮族三月三”,防城港市映像艺术团原创编排的节目《欢乐哪嘟呜》,除了在我市“三月三”歌节金滩主会场亮相之外,还受邀参加了广西电视台的“三月三”直播晚会,可以说是一炮而红。这也是瑶族乐器“哪嘟呜”首次正式公开亮相。
 
  “‘哪嘟呜’是由传统的瑶族乐器‘喃嘟喝’改良而来,现在已经可以吹出13个音,可以演奏完整的曲子,传统的‘喃嘟喝’只能发三个音,吹不了完整的曲子’。”“哪嘟呜”发明人、防城区民族文化艺术协会副主席曾尚理说。
 
  2010年之前,对于“喃嘟喝”,曾尚理还是一位“门外汉”。当时,痴迷传统乐器的他经朋友介绍,开始到防城区峒中镇大坑村向瑶族村民学习演奏“喃嘟喝”,从此与“喃嘟喝”结下不解之缘。
 
  “我想用‘喃嘟喝’演奏一首曲子,但是它只有两个孔只能发“喃”“嘟”“喝”这三个音,无法演奏完整的曲子,局限性太大了。”曾尚理说。传统的大板瑶古老乐器“喃嘟喝”,是用野菠萝叶一层层卷成喇叭筒、一根新竹竿凿两个孔制造而成,竹子干了之后就会变形,再也吹不响,“喃嘟喝”的寿命一般只有一天左右。
 
  随着对“喃嘟喝”了解的深入,曾尚理看到了它的局限性,并开始萌发升级“喃嘟喝”的念头。“我小时候有的很多乐器到现在都已经消失了,令人非常遗憾,如果现在不对‘喃嘟喝’进行创新改进,只能发三个音的它,肯定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终有一天也会消失的。”曾尚理坦言。
 
  想做就做。为了寻找到最合适最坚固耐用的原材料,曾尚理开始到处寻找各种竹子,不断地进行试验,均以失败告终。“后来有人建议我用煤竹试试看,找了一两个月才在南宁找到了煤竹,拿回来一试果然很合适用。”曾尚理回忆说。
 
  找到了合适使用的煤竹算是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但是哨口跟开孔位置、距离、定调等难题又摆在了面前。“为了做好哨口,用最合适的簧片,又做了上百次的试验,可总感觉哨口不够完美,只能够反反复复做试验。”曾尚理说,直至2012年,经过一年多的试验,终于才固定下来。
 
  曾尚理介绍,“喃嘟喝”属于单簧类,只能模仿单簧管来做,但毕竟它是原始原生态的民族乐器,不能改动它的结构,只能增加孔,凭感觉进行改进。他说:“开孔很难,也摸索了很长时间,哨口、簧片跟开孔的距离、直径都有关系,稍有不慎,效果就不对。”
 
  现在曾尚理使用的就是他发明出来的第一支“哪嘟呜”,共鸣管上有着多处修补的痕迹。他解释说:“因为都是手工操作的,有时候会有些偏差,都是在调整音域的时候修改补上去的,有的孔补了两三次,单单是这个孔整整做了一个星期。”
 
  2013年初,经过3年研究开发的乐器基本定型定调,共开了9个孔,能发12个音,曾尚理把它命名为“哪嘟呜”。改造升级后的“哪嘟呜”,不再只有一天左右的寿命,而是可以长久使用。在音域上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发展,可以基本满足一般歌曲的演奏。同时,因为音色浑厚、明亮,容易与其他民乐融合,它既能独奏也能实现合奏。
 
  同样是2013年,曾尚理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2014年,“哪嘟呜”民俗吹管乐器正式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证书。“我现在还在不断改进它,现在12个音已经很成熟了,去年开始有13个音,我觉得它有可以发15个音的潜质。”曾尚理一直在挖掘“哪嘟呜”的潜力。
 
  “哪嘟呜”发明出来之后,曾尚理不仅自己摸索着吹奏技巧,还带着新的“哪嘟呜”到峒中镇大坑村等地,教瑶族村民们吹奏。2016年,他还专门编写了教材。“发明‘哪嘟呜’出来,就是为了把它传授给更多的人,但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太喜欢学这种传统的乐器了。”60多岁的曾尚理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倍感担忧,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加入到传统乐器的传承中。